30岁女学霸带母读研2个月后厕所自缢身亡最亲的人将她推入深渊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3-03-19 13:50:28    文字:【】【】【

  换句话说,在漫长的自杀死亡过程中,但凡她有一点点的求生意愿,她自己就可以随时终止自杀,获得自救。

  得知消息的人们,无不发出疑问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对人世间没有了丝毫留恋,选择了以这种“惨烈”的方式离开。

  ,1979年出生在湖北的宜昌。父母都是当地军工厂的工人,家里还有一个小两岁的弟弟。

  原本一家人虽不是很富裕,但也还算其乐融融。直到6岁时,父亲因为肝癌而早早离世,家庭的重担就都落在了母亲望瑞玲身上。

  单身母亲独立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其中的苦楚自然只有自己知道,好在姐弟俩自小就都很懂事。

  望瑞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她却坚定地认准了只有好好读书才能改变家里的命运。所以尽管生活中面临了各种困难,她都没动过让儿女辍学的念头。

  反而,为了能让他们能获得更好的学习环境做出了诸多牺牲,望瑞玲在很长一段时间兼职了多份工作只为给俩孩子凑齐学费,在生活上也是竭尽所能的照顾一双儿女,衣食起居等各种细节都是安排的妥妥帖帖。

  幸好,姐弟也是争气。作为长女把母亲为他们做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不仅在家里帮母亲分担家务,在学习上更是刻苦努力,活成了大家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从小到大保持优异成绩的在高考中不出意料的取得了高分。原本是个大喜的事情,但没成想在填报志愿时母女出现了巨大的分歧。

  喜好法律,考虑到我国海洋立法方面有很大空白,就打算报名大连海事大学的海商法专业。可母亲却粗暴的打消了她的念头,认为大连离家太远了,而且法律专业听上去就不是个挣钱的行业,自己这些年辛苦的供养孩子,不就是盼着将来能够出人头地挣大钱,改变这个家庭么。

  看着独自供养自己长大的母亲,没有选择坚持,顺从了母亲意愿。以专业成绩第一的身份填报了武汉大学经济学专业。

  步入大学后,勤勉懂事的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主动向学校申请了助学贷款,并在课业闲暇时间通过外出兼职打工、摆地摊等赚取生活费。大学生活虽然很累很充实,但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不成想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过大学生活,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彻底砸蒙了。

  在学校门口见到了带着全部家当来“投奔”自己的母亲。原来在上大学的第二年,弟弟就紧跟姐姐的脚步以优异的成绩同样考取了武汉大学环境工程专业。姐弟二人同在武汉的一所大学读书,生活上可以相互照应原本是个好事情。

  但不成想独自在家的望瑞玲遇到了上班工厂搬迁,员工家属楼整体拆迁的情况。按照拆迁安置办法,员工购买新楼还得补交3万4000块钱。靠着一个人工作好不容易带大两个孩子的望瑞玲根本没有多余的积蓄。

  一时间她竟没有了安身之所。想到儿女都在武汉,家里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不如去武汉生活一家人也离得近些。

  没有和任何人商量,望瑞玲就草草做了决定,离开老家宜昌带着家当来到了武汉。

  看着风尘仆仆的母亲,没来得及细想就把母亲接到了宿舍,单纯的认为母亲只是先暂住一下,等安顿好了就搬出去。

  没成想,住进女儿集体宿舍的望瑞玲觉得学校里面一切都很方便,与其在外面租房独住还不如和女儿一起生活更好。虽然俩人挤在一米二的单人床上显得有些美中不足,但不用担心水、电、供暖,而且学校宿舍楼的周边也很便捷。最重要的是可以免费住,不用花钱。

  随着望瑞玲在女儿宿舍里长时间的借宿,同宿舍的室友们对表达出了不满的情绪,本来是一屋子年轻的小女孩,突然住进来一个长辈,时间长了大家终归是有了各种的意见。

  同时家长住进学生宿舍楼的消息也被大家私下里各种议论,走在学校里时总感觉背后有人在指指点点。

  自知理亏的,各种低声下气的向室友解释、保证,但最终还是把事情闹到了学校领导面前。

  多亏了平时勤勉刻苦的形象深受学院里的肯定,又考虑到她们家庭的特殊情况,学校破例给望瑞玲母女在女生宿舍楼里收拾出了一间杂物室,让两人可以单独居住。

  不用花一分钱就解决了住宿问题的望瑞玲,顺势在宿舍楼里做起了小生意,批发零售一些零食、日用品。母女二人的生活也彻底的“绑”在了一起。

  经过学校的正面宣传、报道,一时间“带母上学”的成为了人们口中称颂和学习的榜样。

  但对于来说,此后的大学时光虽然身处大学,但却无法真正的融入大学生活了。她感觉被隔绝在了同龄人之外,世界里满是母亲的影子。

  大学到了毕业季的时候,欣喜的告诉母亲,自己跨专业报考的北京大学法学系研究生获得入学资格了。

  母亲脸色一变,大声的说道:“怎么还要读书?不是大学四年上完了么,人家都去找工作挣钱了,你咋跟别人不一样”。“你弟弟还在上学,你已经大学毕业了,也要考虑下家里的情况,早点工作挣钱才对”。

  在武汉参加各种面试、招聘,由于助学贷款还有3800元没有还完,学校暂时扣押了的毕业证和学位证。又因为带母上学导致性情变得孤僻的没有太多的实践活动。

  一方面找工作不顺心,一方面母亲又天天在面前念叨。彻底放弃了专业对口,销售、培训机构老师、家教,只要能挣钱,什么工作都愿意去尝试。可是尽管累死累活的却始终没有挣到母亲口中的“大钱”。

  几年时间,从事了多种工作,甚至期间还尝试过合伙开办杂志社,准备创业发展,但最终还是不尽人意,耗掉了好不容易工作攒起来的几千块钱。

  都说上帝给人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就会打开一扇窗。也曾遇到过打开的窗,而且不止一扇。

  乖巧、勤奋、好学是留给大学老师的的印象,听闻毕业后的工作不是很顺利,大学老师帮助联系了西北大学的行政岗职位。有老师的鼎力推荐,很快初步面试就完成了。老师悄悄的告诉,只要过去复试走个流程,入职没有任何问题。听到消息,的开心的不得了。

  “这么好的事肯定是个骗局,好事怎么可能会落在你的头上?你是不是想离我远远的,故意编的谎话”,母亲一系列的问题砸向了。看着母亲生硬的姿态,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去和她解释。最终,在母亲强硬的态度下,连去西安证实一下的机会都没求来,窗就被母亲粗暴的关上了。

  武汉工作受阻,老师介绍工作不利,萌生了离开大城市的念头,想着考下老家宜昌的公务员。学习能力强就是有优势,没有长时间的准备就参加了老家公务员考试,结果拿下了初试第一的好成绩。面试的邀请已经收到后,原本以为可以和母亲商量以后一起回老家稳定生活。没想到,母亲歇斯底里的向吼道:“我把你供出来,不是让你读这么多年书又回小城市讨生活的,我丢不起那个人”。

  没有拗得过母亲,放弃了公务员面试。又一扇开着的窗被母亲再次粗暴的关上了。

  没有朋友的关怀,没有恋爱的甜蜜,没有事业成功的喜悦,有的只是如影随形的母亲。

  就这样8年时间过去了,仿佛用“脐带”紧紧拴在一起的感觉让感到前所未有的不适。

  她报考了上海海事大学的研究生,几个月后,消息传来她获得了公费读研的资格。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虽然上海并不是她最心仪的城市,报考上海的大学仅仅是因为母亲对上海有“情结”,早年望瑞玲曾在上海打过工,她印象中上海是个很好的大城市。想着儿子在北京,自己和女儿在同样的大城市上海也才像样子。

  9月开学季,望瑞玲和女儿来到上海海事大学报道后,想当然的又一次住进了女儿的研究生宿舍,准备和当年一样再次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但很快现实就狠狠地回击了她。

  不同于当年的情况,出于对学校宿舍的规范化管理和望瑞玲母女实际生活情况的评估,学校做出了限时劝退望瑞玲搬离学生宿舍的通知。

  学校强硬的态度,彻底打消了望瑞玲的如意算盘,不得已只能开始在学校附近寻找适合租住的房子。但上海的消费水平实在是超出了望瑞玲的想象,转了好几天都被房租价格给吓退了。

  随着搬离宿舍的期限已到,但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望瑞玲不得已去到了旅馆打算过度几天,但一天120的价格让望瑞玲根本躺在床上睡不着。只是住了一天,望瑞玲就偷偷地退房,准备在女儿大学的露天体育场看台上凑合几晚。

  最终还是从同学口中得到了消息,当她看着搬到体育场将就的母亲,不由得眼泪滑落下来,对母亲露宿室外的情况感到了深深的内疚。

  在坚持下,通过中介找到了月租600的房子,虽然母亲仍然觉得心疼,但果断的签下了合同。找房的迫切使得母女没有详细了解房子的细节,等到去了屋子才发现,室内空空如也,简直就是个毛坯房。

  没得办法,把宿舍的被褥也办了过来铺在了地板上,陪母亲度过了出租房的第一个夜晚。整晚都显得很沉默,和母亲蜷缩在地板上相互唯依着。

  隔天帮忙收拾完,准备返回学校。并约好明天一大早过来和母亲一起买点生活用品,可是当第二天早上望瑞玲迟迟没等来女儿,就打电话联系到了女儿的宿舍室友,帮忙去看一下。

  在仅仅留下了10个字的遗书“我想活出我自己的样子”,后选择了彻底的离开了人间。

  作为一位年轻、勤勉、孝顺、好学的女青年,的离开引得无数人感到了惋惜。但事后随着媒体的报道发现,身边的同学、老师、朋友谈及她都是人感觉很质朴,不爱说话,不爱参与集体活动,但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

  对于身边人来说,就是感觉人在,又好像没在,向透明的空气一样,仿佛她从没有真正的融入到这个社会中。

  30岁的原本有着励志的开局,本应该“逆天改命”收获自己幸福的人生,但从望瑞玲去到她宿舍同住的那天开始,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了。

  开始无法融入到现实的社会中,她的世界里全是母亲望瑞玲的影子。窒息的“母爱”彻底的锁死了自己的人生。

  面对事后媒体们的采访望瑞玲对着镜头冷静的让人感到不适,她始终坚持认为女儿的死是学校的责任,但大量的网友却将“矛头”指向了身为母亲的望瑞玲,认为是她“自私”的爱彻底将女儿推向了万劫不复。

  笔者认为,身为父母不要将儿女视为自己生命的附属,而是将他们视作自己生命的延续。古人就常说,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父母对子女最大的帮助就是教会他们如何的面对、融入到这个世界。

  的悲剧中,身为母亲用自己对生活偏颇的理解蛮横的决定女儿的命运,使得女儿从未真正的和这个社会接轨,使得的世界充满了否定,最终走向了极端。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9-2029 杭州天顺注册卫浴洁具公司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